主页 > 星空新型 >不再/《诗人不在,去抽菸了》 >

不再/《诗人不在,去抽菸了》

时间:2020-06-14 来源: 星空新型 点赞: 371

不再/《诗人不在,去抽菸了》

Photo from Wikipedia

五月黄昏的台北犹阴雨轻寒,小小的电脑萤幕,一个视窗显示漫无头绪的研究论文,一个视窗呈现社会纷纷扰扰的新闻与评论。世界离我好像很近,却又非常遥远。女儿在客厅的钢琴前练习新学的曲子,从凌乱、间断与错位的音符,慢慢整理为和顺的旋律,厨房传来水声和瓷器轻轻碰撞的声音。如果,二十年前的我在此刻走过窗前,会用甚幺心情想像这晕黄灯光下的情感与生活;如果,二十年后的我在同一扇窗前,又会有甚幺记忆与感叹?

华年无声无息,带走了青春,和曾经做过的梦。

过去我曾写过一些凌乱的诗句,而我现在仅仅是一个偶尔读诗的人。那些诗句像是在梦中,无数的陌生人的低语,当我努力想分辨其中一两句模糊低语的含意朴素的日常,周而复始。固定的程序打开电脑,发动汽车,以四步走完日日的石阶,按下电梯不变的钮,仍像昨日一样地匆匆来去,嘘寒问暖,淡漠且适宜地与世周旋,既不彼此相爱,亦无嗔怪怨怼,一如维持住呼吸,我维持目光,不望向远处。静坐时也可以想像这样持续到某一天,我必须交还钥匙,将每一个门锁、将空间、将光影与愁烦全部留给另一个生命;熄灭了灯,我将只带走我的记忆如瘦弱的盆栽,甚至连这都必须抛弃?

进行中的日子似乎超越了喜悲,超越了盼望。

然在极偶然之处,这样的心,竟也无端迟疑,也许是因为一片绿叶上的风,也许是一首童年时的歌,让我忽然清晰地听见了那些梦中的低语,忽然明白了那是昔日对世界的无心留言。在这些憬悟的剎那里,我可以稍稍忘记自己,而去享有微酸或浅甜的时刻,并感到辽阔大千以其温柔的恩慈,为我铺设了奇异的缘分,因而来到这里,明白这些。

翻阅过去写过的文字,才明白那微妙的剎那曾经临降,也已经远离,每一个我们愿意记得或努力遗忘的瞬间,都已不再。

就像此刻,一首乐曲接近完成,一道佳餚已经盛盘,夜幕低垂,日间大多数的纷扰虽不为人所谅解,但也可稍稍放下。虽知不能,但我仍愿将自己安置于永远不再的此刻,隐约而又短暂,深情且从容,人人都知道五月是最好的,因为媚俗的六月还没有到来;也因为纯真的四月早已离我们远去。

本文摘自徐国能《诗人不在,去抽菸了》之代序。


大家都在看

相关内容

猜你喜欢

滚动滚动科技|乐园测评|每日每日|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·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